手抄报向网民提供全面及时的法治资讯,内容覆盖国内外突发新闻事件、法治新闻、大案要案、社会万象、检察新闻、立法司法、反腐倡廉等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政法 >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发布者:吴湘来源:手抄报日期:2020-12-18阅读:

本篇文章3984字,读完约10分钟

●案件涉及的行为是个人求助。 法律上,寻求个人帮助进行网络捐赠的行为是民法上的有义务的赠与行为。

●个人援助没有纳入慈善法体系的监督管理,未受慈善法调整,但属于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的监督管理范围。 捐助者建议和鼓励合法向正规慈善组织捐赠捐款,以更有效地维护自己的权益。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大病救助领域是“新生儿”,需要各方面的护理,法律的完整性、政府的监督管理、平台的风控制是必不可少的。 自律和监督管理是真正扫除和维护领域乱象的良药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法制网络记者张维

德云社又进了热搜,是意外的原因之一。

不是因为相声艺术,不是因为表演新秀,而是因为主要工作和八根棍子打不动的捐赠行动。 唯一联系在一起的是捐款所的吴鹤臣(本名吴帅),德云社相声演员。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4月8日,吴鹤臣突然脑出血后,其家人在水滴采购平台求助,目标金额为100万元。 之后,这个频率受到质疑,郭德纲、德云社被拖下水,水滴采购也成为舆论的暴风雨之目。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5月5日,水滴采购接受法制日报记者的采访,5月3日下午,发起人和水滴采购信息表示将中止筹款。 直到筹款结束,项目筹集了147959元,有5269人参与赠与,暂时没有申请提交。 发起人补充了越来越多的说明资料,为赠与人提供理解、监督。 “发起人申请发表后,将公布水滴采购平台。 如果对后续公示没有异议,水滴采购将这笔钱直接导入医院的官方账户,用于患者的后续治疗,如果有结余,剩下的钱将原路返还给赠与人。 关于患者的治疗情况和金的用途,水滴采购继续向公众公布。 ”。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明确了众筹与个人援助的区别。 他认为,案件涉及的行为是寻求个人帮助,个人求助的行为不受慈善法规的限制,建议捐助者向合法的正规慈善团体捐款,鼓励“依法行善,‘爱’就不再‘悲伤’”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德云社演员发病住院亲属基金百万拉拢争论

在北京天坛医院医生全力抢救后,吴鹤臣术后病情逐渐稳定,目前已住院近一个月。

据吴鹤臣妻子张艺芸发表的消息,开头等已经消费了7万元,也需要护理,半年需要4万元……无论怎么算,不少医疗费都使张艺芸走上了求捐的道路。

5月1日,水滴采购平台出现了以吴鹤臣母亲名义发起的求助新闻,张艺谋被外界分解为真正的操盘手。 根据这个消息,患者家庭收入7万元,贫困者。 家里有13万元的车,暂时没有出售,目标金额是100万元。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如吴鹤臣的家人所愿,请求发出消息后,捐款蜂拥而至,但浪潮高涨的质疑声也出乎意料。 据一位网民透露,吴鹤臣家在北京有两套房和一辆车,大病也有医疗保险。 我需要怎么用这个方法接受捐款?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被质疑的是100万元的目标金额,“脑出血需要这么多钱吗? ”。 张磊艺尽管把明细晒黑了,看起来确实不少。 房子和医院很远,需要租房子。 5000元一个月,两年要12万元。 也需要护理。 按半年计算,要四万元。 颅骨修复手术,大致在4万元到10万元之间。 还有康复。 五万元左右。 但是网民不买钱。 “一百万元还收集了养老的钱呢。 “里面有很多赚钱的费用呢。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对此,张艺发微博回答说,100万元是众集的上限,到5月3日晚为止收集148184元,收集的费用暂时足够,水滴收集已经关闭。 网友质疑的两家都是公租房,一家是父母的名义,一家是祖父的名义,祖父已经去世,两家不能出售。 车是婚前购买的,家里有瘫痪患者,日常旅行很麻烦,何况家里有两个老人,从昌平南口到天坛医院60公里,车不能卖。 自己没有撒谎或强迫捐款的行为。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当地居民委员会也证明了相关情况是真实的,社区也动员起来捐赠了1万多。

但是,这些依然无法平息网民的疑问,关于张艺谋的各种“深扒”还在继续。

郭德纲和德云社也没能在这场激烈的舆论中活下来。 有些人质疑郭德纲作为师傅,没有给徒弟援助。 德云社被怀疑没有给吴鹤臣投保医疗保险。

但从这场舆论风暴中第一个出来的是郭德纲和德云社。 5月4日,德云社宣布吴鹤臣有北京医疗保险,其医保卡现在留在天坛医院。 吴鹤臣妻子发起的“水滴采购”众筹是个人行为,家人对以前捐款,按照规则从平台直接放入医院账户,用于后续治疗,公开相关消费明细。 德云社和郭德纲本人将继续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这场暴风雨本来就和它无关。 张凌霄说,吴鹤臣的妻子用水滴募捐的行为是寻求个人帮助,“只是其个人行为,与德云社无关,也没有关系”。

吴鹤臣妻子的行为在很多媒体报道中都被描述为“众筹”,这在张凌霄看来也不太正确。 “众包不是法律的概念,基本意思是筹集越来越多的资金,大家去办某个事件”。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那么,什么是个人求助呢? 张凌霄解释说,寻求个人帮助是指个人为了自身和家人的困难,通过各种途径和方法向社会求助的行为。 法律上,寻求个人帮助进行网络捐赠的行为是民法上的有义务的赠与行为。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张凌霄说,我国法律不禁止个人求助的行为,也就是说吴鹤臣妻子的行为是依法允许的。 个人援助没有纳入慈善法体系的监督管理,未受慈善法调整,但不意味着脱离法律,属于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的监督管理范围。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合法比较有效的途径依然缺乏家庭经济状况难以验证。

郭德纲和德云社没事,反而水滴聚集,逐渐陷入了这个舆论的暴风雨。 一位网民表示,水滴采购没有履行审查义务,没有事先确认房地产、治疗费的消息。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水滴采购是什么样的平台? 根据公开资料,作为目前国内免费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筹措是国内网络大病筹款手续费为零的创立者。 截至2009年9月,“水滴筹”累计集资金额超过100亿元,帮助80万多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有3.4亿次爱的捐赠。 在过去的今年3月,水滴采购完成了b轮融资,总融资额接近5亿元人民币。 年5月,水滴公益平台正式批准成为民政部指定的全国20个慈善团体网络募捐新闻平台之一。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所有这些都表明,这是一个具有正规快速发展潜力的大病筹资平台。 但是,水滴采购在这次事件中的最初应对没有得到网民的同意。 5月4日,水滴采购没有资格审查发起人的车产不动产,检查“穷人”系发起人的误操作,平台与医院取得了联系,但由于患者还在治疗中,医院未能给予正确的消费。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关于水滴采购的应对,网民说“我不擅长阅读”。 “原来如此,我应该说我是穷人吗? ”的问题。

作为平台,水滴采购在这件事上负责吗?

不可忽视的一个事实是吴鹤臣的妻子在水滴筹措的筹款页面上表示:“求助的消息不是慈善公开募捐,真实性由新闻发布者负责,水滴筹集可以在了解详情后寻求帮助。” 张凌霄表示,这样的提示消息意味着“水滴采购履行了提示风险的义务”。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实际上,5月1日22点,吴鹤臣的妻子在水滴筹集资金的第二天早上,水滴筹集已经与发起人取得联系,了解患者越来越多的新闻,补充、公示当地居住(村)委员会发行的患者家庭经济状况说明等相关说明资料和增信新闻 “之后,水滴联系了患者医院的医务人员,确认了患者的病情等,确认了患者的病情是真实的。 ’水滴采购回答了记者。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水滴采购陈认为,目前车产、房地产、存款等家庭经济状况普遍缺乏合法比较有效的验证途径。 “为了决定赠与人是否充分理解和支援患者的现实,水滴采购将向发起人最大化并真实地公布患者的疾病状况、治疗消费状况、家庭经济状况(主要是房地产、车产等新闻)、预计资金用途、医疗保险、商业保险的享受状况。 然后水滴采购将第三方验证机制、监督通报机制和平台审查机制结合起来,验证患者的相关情况。 ”。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根据水滴采购,上线至今坚持零服务费,支持患者最大限度地及时接受治疗。 平台上每个筹款项目都有退款渠道,在项目入账之前赠与人可以根据个人意愿随时申请退款。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水滴采购积极推进领域规范化的迅速发展,后续水滴采购继续推进完全自治条约,以更严格的标准开展业务。 水滴采购总是持开放态度,欢迎全社会的共同监督,帮助平台更有序快速地发展,不断互信互助的个人大病帮助环境。 ’水滴聚集在一起说。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真实性合法性受到质疑的自律和监管者是良策

张凌霄发现,公众对个人大病求助行为的质疑集中在提交资料的真实性和采用善款的合法性两个环节。 筹款受益者真的病了吗? 治疗这种病真的需要这么多钱吗? 经济状况真的达到了需要向社会求助的水平吗? 筹款项目都用来治疗疾病了吗?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实际上,比较这些问题,去年10月19日,爱采购、轻松采购、水滴采购三个网络服务平台正式对外发表了自律倡导者,同时签署了《个人大病帮助网络服务平台自律公约》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张凌霄认为,在这项自律条约中已经看到了平台对上述问题的应对方案。 “加强帮助新闻的事前审查。 建立全过程风险管理制度散布谣言建立抵制恶意行为的失信集资者黑名单。 ”不断通过完善的机制,迅速发展领域健康。 确保新闻的公开透明性,保证所有资金都用于现实,可以追溯,有痕迹,有事件,可以调查,有疑问。 加强责任追究,加强各主体相关责任,有效抑制悲惨的欺诈捐赠、善款滥用,严厉惩治不道德及违法行为,特别显示效果。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这个《自律条约》展示了这三个平台自觉解决领域混乱的魄力。 但是,要创造有益的救助形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大病救助领域更是“新生儿”,需要各方面的照顾和成长,法律的完整性、政府的监督管理、平台的风气控制是必不可少的。 ”。 张凌霄强调,“自律+监督管理”是真正清除和维修领域乱象的良药。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张凌霄表示,寻求个人帮助的行为没有受到慈善法规的限制,但在慈善募捐、慈善财产的采用、慈善团体的报道公开等方面,慈善法有确定而严格的规定,慈善团体本身是依法设立的组织,政府有监督管理, 因此,捐助者建议并鼓励合法地向正规慈善组织捐赠捐款,以更有效地维护自己的权益。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慈善组织介入,根据求助者的具体需要管理和录用善款,不仅可以发挥慈善组织的专业救济能力,监督善款的采用,对受益人进行最大利益的救济,还可以对特定个人的救济进行透明度和规范性 ”张凌霄说。

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制图/李晓军

标题:政法:个体求助不受慈善法规制    地址:http://www.shuiyihui.cn/zf/2020/1218/16587.html

热门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