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报向网民提供全面及时的法治资讯,内容覆盖国内外突发新闻事件、法治新闻、大案要案、社会万象、检察新闻、立法司法、反腐倡廉等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政法 >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发布者:吴湘来源:手抄报日期:2020-12-20阅读:

本篇文章3544字,读完约9分钟

一、舆论综述

最近,昆明现任“亿元公安局长”、刘铁男涉事件24亿元、谷俊山涉事件200亿元等反腐败报道相继正式造谣,接下来的武长顺涉事件74亿元的消息被舆论打上了问号。 纵观也是真也假的反腐败报道,特别是与案件审判直接相关的涉案金额报道,如果不能及时明确,最终政法机关的公共说服力会受到挫伤,影响公众对司法公正的认可感。 依法腐败的情况下,明确网络谣言,规范媒体报道,成为推进部门、政法机关等多个部门共同面临的重要任务。 法制网舆论监视中心希望通过整理上述例子的舆论反响,分析舆论的成因,讨论应对措施,对相关部门有帮助。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二、舆论的例子

例1“亿元公安局长”立即向嫌疑人昆明检察方面散布谣言。

3月27日14点14分,财新网发布“昆明公安暴露“小官大腐”,援引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在职人员的信息,官渡区公安分局局长韩玉彪因涉嫌重大职务犯罪被昆明市检察院调查。 27日上午,昆明市公安局相关人员证实了上述消息,但昆明市检察院、昆明市公安局强调没有正式通报相关事件。 据该报道,“很多情报人员说,事务人员从韩玉彪住宅没收了1亿元以上的现金。 对此,昆明市检察院信息发言人吴丹丹表示,韩玉彪的职务犯罪案件还在调查中。 “现在检察院不会证实或证实此案的传闻”。 这篇报道于27日从多个网站转载了91圈,“从公安局长家没收了亿元现金”的标题急剧提高了舆论的热情。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3月27日18点左右,昆明市检察院通过官网以“信息通稿”为标题发表了事件通报,韩玉彪因涉嫌受贿犯罪于今年2月12日依法被逮捕。 网传在那家搜查了一亿元现金与事实不符。 目前初步核实的受贿嫌疑为400余万元。 通报还说:“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犯罪事实和金额等待案件调查结束,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将适时向媒体和社会公布。” 这个通报发表后,人民网、法制网等网站迅速转载,媒体都以官方应对作为报道这个事件的第一依据。 那天晚上,相关报道转载于113家媒体,舆论趋势逐渐平静。 在相关情报和帖中,呼吁“不相信谣言,不散布谣言”,不少网民说“故意在谣言、内部情报、知情同意上逗人笑、传闻的话,公安机关必须严惩”。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例2根据检察官的课程,刘铁男的涉案为24亿谷俊山的涉案为200亿人。

4月1日上午,财经网报道河北工会网于今年1月5日发布了通知。 根据附件的复印件,刘铁男及其家人因贪污嫌疑仅存款和各种有价证券就换算成24亿余元。 据报道,该附件从河北省总工会机关党委纪检组转发“供大家下载学习”,是“省总”党风廉政建设大会上河北省检察院检察官的讲课稿,稿名为“敬法谨慎,职务犯罪预防”。 据报道,除刘铁男事件相关贪污新闻外,根据该课稿,国家能源局煤炭原副司长魏鹏远涉事件金额和不动产达3.3亿元,是全国检察机关建国以来没收的涉案现金最多的事件。 前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贪污被调查两年多了,涉案金额200多亿。 这天,该报道被转载了110周,其中99个网站以“刘铁男和家人事件参与24亿谷俊山事件的200亿”为题。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河北省检察院当天下午通过官网宣布,该检察官对省总工会授课系的个人行为进行了收集整理,相关资料未经公司审查,有关情况正在进一步解决中。 但是,有些网民没有付款,“刘铁男贪婪24亿人,起诉3558万人只有零头。 也有网友质疑“最高人民检察院不知道吧”。 当然,也有网友批评课程检察官。 “这是不负责任地为受欢迎的人故意编故事节”。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4月2日,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这节课稿全部是河北省检察院人民监督者事务所的负责人、职务犯罪预防处副处长、高级检察官韩小宁,但本人对此事没有作出回应。 刘铁男律师李法宝强调,刘铁男的大多数贿赂金是通过儿子刘德成接受的,非法接受财物的金额是法院最后认定的3500多万元,事件后的赃物、赃物已经全部追缴,“24亿的说法没有根据”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例3天津政法系统内部通报武长顺涉事件74亿元话题

4月2日,财新网报道天津市公安局前局长武长顺的贪污事件于3月26日在天津政法系统通报。 据报道,许多当地政法界人士认为,武长顺事件涉案金额达到74亿多元,其中个人贪污达到4亿多元,销售人员收入8400万元,贿赂1000多万元,挪用公款收1亿多元,礼金收33万元 据报道,关于武长顺的私生活,道德堕落,生活糜烂,长时间与多名女性通奸,其中4名公安系统的女性生了私生子。 另外,中国共产党中央总书记习大在中纪委会议上就武长顺案发表说:“(在天津)有武爷,天津停车场成了他们的家,不是无天……十八大后这么疯狂,从来没听说过。” 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也在政法委系统的会议上说:“武长顺白天成为公安局长,晚上成为会长。” 这天,财新网被转载95圈,“武长顺涉事件金额74亿”引起舆论的关注,商业门户网站上“武长顺涉事件74亿,中国贪婪官接近百亿大关吗? ”。 等待标题。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截止到4月7日10点,百度检索相关信息报道量高达965次,还没有正式对应。 除此之外,“津门第一虎”的贪污乱象值得深思”,“用什么来阻止亿元的贪污时代呢? 》、“官员总是考虑‘打工’,离事故不远”等很多媒体评论被转载。 在网民的评论中,网民强烈反驳说“又贪婪地掉进网里”,也有网民说“又不会造谣吧”,“24亿,74亿,200亿……这个“企业”的业绩怎么样? ”的网民。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三、舆论分析

1 .“亿元贪官”突破公众认识

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成为舆论场最热的关键词之一,贪官在冲绳法上受到舆论的广泛称赞。 除此之外,落马官员的等级不断更新公众的认识,调查的涉案金额从80年代的数千元、数万元上升到现在的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都证明了现在的反腐败力量的大小、范围很广。 这也提高了公众对腐败的心理期待,多少套房、多少情商、多少涉案金额等具体数据成为衡量公众对腐败抵抗力的标准,成为各新闻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十八大后落马的省部级官员中,有13名案件正在审理中,其中涉案金额最高的是刘志军,共计6460多万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媒体相继暴露的“亿元贪婪官”被称为反腐败“新突破”,很多网民感到吃惊。 不论真伪,他感叹“200亿,能给全世界的人送1日元也能送3次”,集中火力宣布死刑,发表愤慨。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2 .涉案金额缩减谣言很大

在这次“亿元贪婪”报道中,刘铁男涉案金额达到24亿元的消息最热,网民将法院认定的3558万余元减少到1.5%,少数网民认为现在的反腐败是“政治反腐败”、“选择性反腐败”、“选择性反腐败” 在薄熙来事件、刘志军事件、张曙光事件、刘铁男事件中,坊间都有受贿额减少的传闻,没有正式的证明和证伪。 除此之外,香港媒体、外媒体等的报道也关注涉案金额,有些推测性的报道经常被舆论认为是真实的。 这次河北检察官将刘铁男的涉案金额定为24亿元,也有人质疑“是不是把《香港商报》中说的2.4亿元舍去了小数点以下”。 由此可见,官方声音不足时,网络谣言越来越激烈,公众和检察官都无视法院的审判。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3 .信息源鱼龙混杂很难辨别真伪

分析上述例子,媒体报道的消息来源各种各样:公安系统的在职人员、内部知情同意、检察官的授课教材……部分报道不求证,未经验证匆忙冠以“独家报道”的环境迅速发表。 来自“权威媒体”的消息被转载了要求越来越高速化的媒体,直到正式散布谣言为止。 《中国青年报》将这一现象总结成“聋哑孩子听聋哑人说,盲人看到了鬼”的传闻闹剧,“谣言通过不负责任的传闻渠道被冲洗掉了”。 另外,意味着系统内部通报的涉案金额也与法院认定不同。 以刘铁男事件为例,据发改委内部通报,本人利用职务便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可以收到礼物,相关金额超过1.4亿元。 对此,网民表示“这个数字也不符合法院的判决”。 据此,舆论对武长顺涉事件金额达到74亿元的日津政法系统内部通报的信息也持半信半疑的态度。 但是,虽然很难知道信息的真伪,但各媒体和网站不惜笔试,连续派遣进行转载报道,舆论持续发酵。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4 .权利责任主体含糊不清,没有人回应

大家都知道,官员贪污事件的处置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时间的是三四年,短的是一年半。 在这个过程中,从接受组织调查到移送司法机关,向检察机关公诉,到法院开庭审理和判决,一系列的必经手续分别由纪委、检察机关、法院等多个部门负责,可能有责任盲点,互联网 以武长顺事件为例,同年7月因涉嫌违反纪律而接受组织调查,现在的事件没有移送司法机关。 关于媒体报道的74亿件涉案金额,如果纪委应对不具有法律效力的疑问,如果没有接手案件搜查的检察机关应对的话,就有点越轨了。 这可能是不真实的报道和网络谣言“无人管理”的重要原因。

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

(全文阅读见《政法民意》年第13期)

(法制网舆论监视中心钟杏梅车海星车智良)

标题:政法:怎么应对反腐假信息    地址:http://www.shuiyihui.cn/zf/2020/1220/17183.html

热门案例